從無到有,青島台東商貿圈誕生的滄桑經歷

2020-11-14 19:04 大眾報業·半島網閲讀 (84839) 掃描到手機

半島全媒體記者  張文豔

東鎮是台東的一部分,在楊家村以北闢出的一個區域,它的出現是帶有歧視意味的。台東鎮上的台東一路至台東八路依次排開,台東一路是楊家村北的第一條路。中國政府收回青島後,不屈的中國人用勤勞的雙手創作出屬於自己的繁榮。台東商業圈有哪些滄桑經歷?本期我們即將講述。

“台東鎮是新設的集市,它的設立值得紀念。

當越來越多中國人為掙錢而遷入此地時,當地不過是小商販和舊貨商雲集之地。一開始,人們並無信心,個別人小心地、躡手躡腳地挨門逐户吆喝,帶着笑臉向男人們推銷他們的廉價貨。如果東西賣光了,他們便會帶着空籃子跑到其他集市去,再弄一些貨來。人們在這裏會遇到親戚、熟人和朋友,似乎每個中國人都會有許多。他們在這裏閒聊着,相互交流賣貨經驗。”——《山東德邑村鎮志》(海因裏希·謀樂)

作為德國翻譯,謀樂為當局新設的集市鼓吹,而集市的背後,是侵略者霸道的行徑。

1891年,青島村民看到了一批清兵前來,偏居一隅的漁村成為了清廷關注的焦點,是為青島建制之始。登州總兵章高元隨後率兵前來,啓動設立防禦體系。只是,當工作正在按部就班進行時,1897年11月14日的早晨,趁着膠州灣海面晨霧迷濛,德國軍艦靠岸登陸。是日中午過後,章高元被迫命令清軍撤退至青島山後四方村一帶。清軍後撤時,德國海上軍艦鳴起了21響炮聲。

德國計謀得逞後,立刻着手青島城市建設計劃,拆除青島村、會前村等村莊,大興土木,開闢街道,建築房屋,修建港口和鐵路,似乎早已決定將99年計劃更改成長久佔據方案。

建設必然需要勞力,本地的村民不能滿足需要,“德人為此開出比內地高得多的工資吸引山東勞工來青。受此吸引,省內大批農民抱着發財夢想,擁入青島‘淘金’。據當時青島民政長官單維廉的回憶,短短一年,擁入青島的省內勞工就高達數千人”。(《台東鎮早期建設研究》周兆利作)

但是,德國從建設之初,壓根兒就沒有考慮這些勞工的住處,他們將一切推給了企業,結果造成了各種問題,“作為德國建築公司的分包商,中國企業主在青島的舊村莊中為勞工搭建了眾多臨時住所‘窩棚’。這些窩棚夏天漏雨、冬天寒冷,往往一個窩棚擠住15~20人,條件異常惡劣。但即便如此,這種臨時窩棚及其周圍的中國村莊很快就人滿為患”。

衞生和疾病,成了德國人意想不到的社會問題。霍亂、痢疾、傷寒等流行疫病先後爆發,不少人因此喪命。隨着德國傳教士花之安和總督葉世克先後死於傳染病,德國人才真正開始害怕起來,不得不考慮中國勞工的居住環境問題。

當時中國勞工居住區出現了很多商販、小飯店等買賣人。從謀樂的記錄中,可以看出,這些中國人一再被驅趕。

最初,是在天后宮附近和衙門前,“由於蹲在地下和閒待著看熱鬧的苦力使人幾乎難以通過,於是整潔就從這些地方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於是集市被遷移,人們選擇在介於村莊兩頭的一塊方便的地方,使舊貨商在該處聚集。至於整潔和秩序青島都改善了一大步”。

返回半島網首頁>>